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天哲案例>>天哲案例

刑案發生後私下“調解”是否構成包庇犯罪

日期:2017-11-21    【尺寸:大 中 小】
       案情:1999年12月24日晚金某、趙某等5人在一家酒店內唱卡拉OK。酒後,趙某與同時在此酒店唱歌的林某、李某等三人發生爭吵,金某等人上前幫助打架,對林某等人拳打腳踢,還將他們騎的摩托車砸壞。在厮打的過程中,金某將林某衣兜內的1700元搶走。林某等三人被打、被搶後,四處打聽金某等人的真實姓名及住址。金某的親屬萬某得知此事後,遂向林某許願,請他們不要報案,損失的事好說。萬某還找到時任村主任的劉某說明此事,請求劉某做個中間人,私了此事。劉某答應後,萬某又找到金某、趙某等人的家人說明情況並從這幾家共湊足2000元,一並交給劉某。劉某于2000年2月3日,將錢交給被害人林某、李某私了此案。後林某于2001年3月因盜竊罪被逮捕,在羁押過程中向公安機關檢舉此事而案發,後公安機關以劉某、萬某涉嫌包庇罪向檢察機關移送審查起訴。 
  分歧意見:對劉某、萬某的案後調解行爲如何定性,存在兩種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爲,劉某、萬某的行爲構成包庇罪。二人明知金某等人犯有搶劫罪、尋釁滋事罪,爲了達到包庇犯罪的目的,找到被害人要求其不要報案,並將涉案人家屬湊來的錢交給被害人,私了此事,致使金某等人逃避法律制裁達幾年之久。 
  第二種意見認爲,劉某、萬某的行爲不構成包庇罪。 
  (案例提供 李新紅) 
  評析: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包庇罪是選擇性罪名,與窩藏罪共處于刑法第三百一十條之中,根據該法條規定,明知是犯罪的人而爲其作假證明包庇的,構成包庇罪。包庇犯罪嫌疑人行爲,主要是指向司法機關作虛假證明,包括爲使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而僞造或編造證據、隱藏證據、毀滅證據等。本案中,劉某和萬某或者並不確切知道金某等人涉嫌的就是搶劫罪、尋釁滋事罪的犯罪嫌疑人,但至少明知金某等人的行爲可能構成犯罪並積極說服被害人不要報案,即在主觀上具有包庇金某等使其逃脫法律制裁的意圖,符合包庇罪的主觀方面;但在客觀上劉某和萬某的調解行爲是對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居中作出的,並沒有針對司法機關,也沒有向司法機關作假證明,按照罪刑法定的原則,其行爲並不符合包庇罪的客觀方面,根據主客觀相統一的犯罪構成原理,劉某和萬某不構成包庇罪。 
  另外,劉某和萬某的調解行爲與妨害司法活動的後果之間也不存在因果關系,該調解行爲並不必然引起被害人不告訴的法律後果,與犯罪嫌疑人逃避法律制裁達幾年之久的危害後果之間亦沒有直接因果關系,對司法機關正常活動不構成任何影響,換而言之,該調解行爲對包庇罪的犯罪客體——國家司法機關正常活動沒有危害性。 
  本案中,雖然劉某和萬某明知金某等人的行爲可能構成犯罪,並在主觀上有爲犯罪嫌疑人包庇的意圖,但其調解行爲不是刑法所規定的包庇罪的客觀行爲表現,在客體上也沒有侵害國家司法機關的正常活動,因此,筆者認爲,本案中劉某、萬某的案後調解行爲不構成包庇罪。